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以案警示 >> 正文

【以案警示】主动“服务”是为丰厚“回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05-08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从最初踏实工作,到一心沉溺吃喝玩乐;从半推半就,到来者不拒;从收受一些烟酒薄礼,到收受巨额贿赂。福建省永安市住房与城乡规划建设局原局长张团一步步蜕变堕落,最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

“张团的教训极其深刻,给广大党员干部敲响了警钟。近日,旁听福建省永安市住房与城乡规划建设局原局长张团受贿案庭审后,在场党员干部感慨万分。

1964年出生的张团,用他自己的话形容,是来自农村的穷孩子。参加工作之初,内心澄净单纯,只想踏实做好本职工作。然而,张团在永安市尼葛开发区管委会、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任职的13年间,在形形色色的诱惑面前,逐渐沉溺在吃喝玩乐之中,渐失往昔理想抱负。

巧合背后存猫腻儿

张团违纪问题线索源自去年三明市委对市水利局开展的巡察。在对永安市水利局延伸巡察期间,巡察组发现永安市近些年防洪、污水处理、水利兴建等项目承建均属一人,而这期间分管项目建设的具体负责人正是张团。

这条看似巧合的问题线索引起巡察组的注意。巡察组发现,永安市城市污水处理厂二期工程承包建设方涂某曾与张团有经济往来。随后,市委巡察组将该问题线索移交永安市纪委作进一步调查。

原来,永安市污水处理管线工程是该市城市污水处理厂二期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的重要项目,该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正巧也是张团。张团与涂某的经济往来问题让我们警觉,一切巧合背后很可能存在猫腻儿。经过深入细致的调查,永安市纪委决定正面接触张团。

“被金钱迷住了双眼

“2006年至2012年是永安市城市建设和房地产开发力度最大、市场最活跃的高峰时期。那几年对于工程承包商、房地产开发商而言,时间就是金钱,谁能在审批、监管等环节得到一丁点儿照顾,谁就能点石成金张团在其忏悔书里写道。

正如张团所说,2006年至2012年前后的这段时间是永安市经济发展的高峰期,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作为城市建设指挥者之一的他,与有钱人打交道的机会多了,思想观念也悄然发生变化。

“涂某在2010年至2011年中秋、春节期间,共给我包了8万元的红包。面对调查人员掌握的证据,张团坦白,涂某为了能在施工进度审核、工程进度款拨付、现场施工监督等方面得到照顾,曾4次向张团抛来橄榄枝

在张团任职期间,向他抛来橄榄枝的不止涂某一人。据张团交代,2007年至2010年春节期间,他曾4次收受混凝土工程供应商陈某共计10万元的红包。这是他在城区沥青路面改造施工现场管理、混凝土质量检测和混凝土市场经营秩序整顿等方面提供帮助的酬谢

“那会儿被金钱迷住了双眼,想着你出钱、我出权,何乐而不为呢?张团说,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服务变得更主动。2007年至2010年,在永安市某房地产项目建设过程中,他主动出面帮福建开辉市政建设有限公司陈某协调办理项目有关规划审批、施工许可等手续,甚至在工程项目有关证件不全的情况下,提前为陈某办理施工许可证,使得陈某顺利申请到银行贷款。当然,这一系列的主动,也让他得到25万元的回报

经查,仅调查组掌握的问题线索中,张团在2007年至2011年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建设、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提供便利牟利共计43万元。

权钱交易礼尚往来

“我年年都和这些开发商往来。面对大量铁证,张团自知纸包不住火,向组织交代问题。

其实,张团的敛财之路早在2003年其任永安市尼葛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时便已开始。“2003年,南方装载机土建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某找我为他在土石方工程承揽上提供帮助,之后还送了1万元以示感谢。张团交代,面对张某的酬谢,一开始他曾有些犹豫,几番推托后还是收下了。

2012年12月,张团从市住建局局长岗位转任市委宣传部主任科员一职,但他收受贿赂并没有因此而终止。此前,张团曾为一土建工程有限公司老板林某在土石方工程承揽施工、渣土车撒漏查处等方面提供便利。为了表示感谢,林某在张团调任他职后,仍在年节向其行贿。据调查,2003年至2016年期间,林某共14次向张团行贿20万元。

“有些事是领导、朋友交代的,事后委托人都是以节日的名义送点心意张团坦白,对于这些心意,自己不好意思推让,就收下了。

据了解,一直到2016年,除调查组掌握的问题,张团还收受1777.4万元的贿赂。

“工作时间一长,思想就有些懈怠,觉得他们出钱、我出权,礼尚往来也挺合理的。接受调查时,细数着自己接受的贿赂,张团坦言,对于送来的烟酒钱财,只要不是自己主动索取就好。事情办妥后,也不会有人主动提送礼的事。正是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张团从收几瓶酒、几条烟的薄礼,到收一两千元,甚至三五十万的贿赂;从半推半就到来者不拒,再到主动伸手,擅用职权为他人大开方便之门,一步步蜕变堕落,最终身败名裂。

信奉你出钱、我出权的利益逻辑,张团未能守住底线,终究逃不开党纪国法的严惩。最终,张团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相关犯罪线索被移送司法机关。(叶水江 余秋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