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化 >> 廉政史鉴 >> 正文

“毛委员”的棉衣

来源:宁化县纪委监察局     发布时间:2018-03-26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宁化县革命纪念馆内收藏的“毛委员”的棉衣

在福建省宁化县革命纪念馆内,一件打满补丁的破旧棉衣格外引人注目。“是安远镇营上村农民马邦正上世纪90年代捐给纪念馆的。”馆长陈端告诉记者。

马邦正现已92岁高龄,但讲起这件棉衣,仍记忆犹新:“这是‘毛委员’的棉衣,伯母黄兰香留给我的,她一再嘱咐我要好好保管。”

老人的思绪回到19301月。那时,正值隆冬腊月,时任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的毛泽东率领红四军从古田出发,经长汀、清流、明溪,向宁化县进发。18日,部队即将到达安远镇营上村。

“那个年月,一听说兵来了,都把心提到嗓子眼上!当时,村民听说红军要进村,也惊恐万分,慌忙携妻带子躲进了高岭老林。”马邦正老人给记者讲起了这段历史,因交不起田租,伯母的独子马邦龙被地主伍炳禄抓去抵债,伯母一气之下病倒在床上,大伙儿要背她上山,她却死活都不肯走。最后,大伙儿只好留给她一面铜锣,让她守村,一有情况就打锣通知大家。

18日晚8时许,红军队伍进入营上村。“伯母心惊胆战地蜷缩在床上,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老人回忆起伯母讲的故事,“令伯母奇怪的是,红军队伍的脚步声轻快而整齐,鸡没有飞,狗也没有叫,村子似乎没有一点被惊动之处,只是时不时隐约传来细细的交谈声和骡马的咴咴叫声。”

突然,门外传来了说话声:“这里有稻草!”接着,便听到拨弄稻草的声音。“慢着!主人不在家,不能乱动呦!”另一个声音制止道。伯母翻了下身,破旧的床板“咯吱”响了一声。门外的人听见了屋里的动静,轻轻地叩着门喊:“老乡,老乡?屋里有人吗?”半晌没听见人答话,才轻轻推开门。进来两个人,他们身穿灰布衣服,头戴八角帽,前面一个年轻人还有点孩子气,后面一个人大约三四十岁的模样,身材高大,面容清瘦,下巴上有一粒明显的肉痣。

“老大娘,我们是红军,您知道乡亲们都上哪儿去了吗?”前面的年轻人说。伯母打量着他们,没有说话。“老大娘,雪地太滑,我们想买些稻草垫路。”年轻人见伯母没有答话,显然有些急了,语调提高了八度。听到这么一嚷,伯母紧张又害怕,身体瑟瑟发抖。

“那么大声把人吓到啰!”后面的那个人立马喝止了那个小后生。看见伯母盖的是又薄又硬又破的黑棉胎,那个中年人便走到床前,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衣,轻轻地盖在她身上,“大娘,我们是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不用害怕。我们是想问一下村里的乡亲们都到哪里去啰?”

小后生往中年人那边靠了靠,悄悄地说,“您就这么一件棉衣,送给别人了,您自己……”言语中透着焦急。

“有了人民群众,我们还会冻着?”

几句话,像火一样的温暖着伯母的心。这时,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了,一个浑身是雪的人冲了进来,走到床边喊了一声:“妈!”伯母定睛一看,这正是她的儿子马邦龙。伯母顿时红了双眼:“伢子,你是怎么回来的?”马邦龙抬头望着面前的那个中年红军,激动地说:“妈,他是‘毛委员’。就是他带着红军把作恶多端的地主恶霸抓了起来,召开了公审大会,还放了所有被伍炳禄抓去的穷苦人!”

听到这些话,伯母心中的石头落了地,立刻敲锣把乡亲们叫了回来。马邦正老人回忆说:“乡亲们回村后,看到红军一个个都在雪地里冻着,连他们的房子都没进,不断感慨红军队伍纪律严明。听了地主伍炳禄被打倒的消息后,连连称赞红军是一支真正的人民军队!”

第二天清晨,毛泽东带领部队准备出发。听伯母讲了红军意欲花钱买稻草垫路的事后,营上村的村民一大早,就挑着一担担金黄色的稻草、谷壳、灶灰铺好了路。村里的多数青壮年簇拥着毛泽东:“毛委员,红军是我们穷苦人民的队伍!让我们跟着您杀尽天下的‘伍炳禄’吧!一定要收下我们!”毛泽东微笑着点头答应。伯母二话不说就把她的独子推到了毛泽东身边……

“但是这一去,我的堂哥马邦龙就再也没回来,后来听说在湘江战役中牺牲了。”马邦正老人噙着泪说,多年后,伯母就把这件棉衣留给了他。“每当看见这件棉衣,我就会想起我的亲人、想起红军、想起长征。但我想让更多人了解红军历史、传承长征精神,便将这件棉衣捐给了纪念馆。”

“‘毛委员’此行是传播革命思想、打击土豪劣绅、进行思想发动、招募兵员等工作,为三年后在宁化出发的红军长征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提及这段历史,宁化县党史办原主任刘根发说,“其实这件棉衣向我们传达的不仅仅是红军心系群众、关心人民,还有红军队伍良好的纪律和作风。这些优良的作风,至今仍感染着老区的每位党员干部!”(宁化县纪委 张祥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