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征文】除稗与治腐

来源:清流县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18-05-29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记得小时候,农忙时节经常跟父亲一起到稻田除草,每年最少都要两次,都是纯手工活。除田埂上的杂草容易,夹杂在稻穗中间的就会麻烦很多,要弯下腰,慢慢地从稻株间隙一行一行地“清理”,一天下来保证让你腰酸背痛。

       印象中,有一种草很特别,它的外形、颜色等方面,非常接近水稻,特别能伪装,不仔细分辨,老农民都不容易认出。而且它们往往与水稻搅合一起生长,距离稍微远一点,或者眼睛疲倦一点,都不容易看穿它们的“本来面貌”。但是,如果发现晚了,没有及时拔除,周围的稻穗也会因为营养不足而颗粒无收。

       这种似稻非稻的杂草有一个专有名字,叫“稗”。早在《本草纲目》就有记载:“稗乃禾之卑贱者也,故字从卑”,现代汉语解释:“稗,别名:稗子、稗草,禾本科、稗属一年生草本。植株高50-150厘米;须根庞大;喜温暖湿润环境,既能生长在浅水中而又较耐旱,并耐酸碱。繁殖力强,一株结子可达1万粒。由于根系庞大,吸收肥水能力强,为水稻的有害杂草。”看来,这稗草来头还真不小。

       稗的危害主要在于其伴生于水稻之间,但吸收营养能力却比水稻强得多,此消彼长,稗子长势茂盛,水稻的生长就会受到严重影响。民以食为天,农民看到稗草,自然是除之而后快。可是,怎么才能有效地除掉稗草呢。打除草剂吧,稗草的抗药性比水稻强,可能稗草没除成,好端端的水稻已经被“殃及池鱼”。因此,农民解决“稗类”的最有效办法就是徒手去拔。所以,我们经常看到农民们在水田里一行一行地寻找稗草,连根拔除,就像小时候我跟父亲一起在田间除草时一样。因此,对这活我体会也更深:拔稗草确实是很辛苦、很麻烦的事。

       既然这么困难,咱们来点“人道”主义精神,放他一马。不行啊,稗草的繁殖能力很强,一株可以结籽成千上万。一亩水田,一旦有几株漏网之稗,下一年这水田就成了“稗”家天下,农民就更加欠收。因此,农民都只能这样办——隔三差五去转田埂,目的就是发现稗草,立即深入田间定点清除,始终对稗草家族“保持高压”,一直坚持到水稻成熟。这样一来,稗草无论如何狡猾,它也形不成气候,总被农民严格地控制在极少数范畴,不影响水稻产量。

       201612月,我成为纪检监察队伍中的一员。在一年多的纪检工作中对于“腐败”也有了自己的理解和感悟:作风建设和反腐败都要警惕其反复性和复杂性。因此,对待这种反弹性特别强的事物,最好的办法就是堵导结合,始终保持高压态势,让东风死死地压住西风,才能使一池春水风平浪静,两岸红花渐次绽放。

       我们常说要坚持力度不减,保持惩贪治腐高压。其实就是要像农民一样,经常围着田边转,俯下身子、张大眼睛,把稗草找出来,连根拔起,保护庄稼不受伤害,养分不被抢夺,使其有健康预约生长的环境,才能让水稻们愉快地生长,确保农民都有一个好收成。

       相信,只要我们的纪检监察队伍都绷紧一根弦,始终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发现一个,铲除一个;发现一窝,连窝端掉,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就会取得最终胜利。

       相信,只要我们全体党员干部都认真贯彻中央反腐精神,持之以恒,久久为功,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所说“一件接着一件办,一年接着一年干”,“稗草”们没有了藏身之地,腐败就会像过街老鼠,没有了肆虐的空间。“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终将在全社会成为新的常态,我们的祖国也将迎来风清气正的美好新时代。(福建省清流县纪委监委  赖法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