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宁:我们没有“白忙活”

来源:泰宁县纪委     发布时间:2018-05-15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廖大叔,我是乡纪委的工作人员,上次您反映自家水稻受灾补助金额少的问题,我们已经向相关部门调查核实。现在我们来给您答复......”近日,我边说边将手中的《答复意见》和县财保公司出具的打款《证明》递过去。

“这事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昨天县里的财保公司也给我打电话解释了,是我把种植面积和受灾面积搞混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你们白忙活了。”老廖尴尬地说道。

老廖的“尴尬,还得从我们住村访查工作说起。

今年4月初,我们到鱼川村开展住村访查工作,刚步入村口就被老廖给拦下了。

“你们是乡纪委的?我看了前几天你们给我发的便民联系卡,这上面说你们是负责监督乡、村干部的,请问村干部截留补助款归不归你们管?”

“对,我是乡纪委的工作人员。您刚刚提到村干部截留补助款,可以麻烦您仔细跟我们说下吗?”住村访查仅一个月时间,就有线索找上门?稍稍平复激动的心情,我迅速拿起纸笔记录起来。

从聊天中我们了解到,老廖是鱼川村的水稻种植户,他反映2016年水稻面积大于“邻田”农户,补助金额却较“邻田”农户少,怀疑补助款发放过程中被村干部截留。

接到线索后,乡纪委立即开了个“碰头会”,制定初核方案,安排人员分工。我和小金同志到乡农业服务中心调取2016年水稻受灾补助凭证并向县财产保险公司对接水稻受灾补助标准和发放名单,乡纪委书记负责到村里走访有关村民。

原来,水稻受灾补助款是根据受灾面积和受灾程度来计算,老廖的水稻种植面积大,但受灾面积和受灾程度比较小。经计算,老廖家的补助金额为192元,与他实际拿到的金额一致。该笔款项直接由县财产保险公司通过银行“打卡入户”给受灾农户,不存在被村干部截留的情况。

走出老廖家已是傍晚时分,一阵微风从山林的深处吹来,空气里满是橘子花香的味道,我的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回味着老廖说的话。白忙活吗?不!这几天我们并没有“白忙活”,访民情,查清事情原委,解答群众的疑问不正是我们住村访查的初衷吗?

老廖的故事慢慢在乡里流传开来。通过一点一滴、实实在在的行动和努力,我们的工作得到了群众的信任和认可。这也是我作为纪检干部的职责和骄傲!(泰宁纪委监委  张明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