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田:15万元聘金背后

来源:大田县纪委监委     发布时间:2018-05-09     字体大小:[大] [中] [小]
    “钱再多也会花完,为了女儿的幸福,减轻年青人负担,移风易俗这个头我来带!”59日,福建省大田县奇韬镇西韬村妇女主任郑美花告诉笔者,前些日她长女订婚,她带头将聘金由28万元降至15万元。

郑美花长女与同乡小伙喜结连理背后,可谓“波折”。两位年青人相处多年,眼看就到谈婚论嫁地步了。今年初,男方到女方家提亲,按照当地风俗聘金得28万元,这让原本家境一般的男方家庭犯了难,两位年青人更是愁眉不展,不曾想高额聘金成了他们爱情的“拦路虎”。

正在此时,西韬村红白理事会了解到相关情况,决定让“时大人”老郑上门做双方的思想工作。

“年青人的幸福咱们可不能耽搁,作父母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亲情比天大呀!”一进郑美花的家门,老郑的话匣子就打开了,“现在,年青人负担重,关键的时候父母帮一把,他们才能轻装上阵干事业啊……”

老郑的一番叙说合情合理,让郑美花点头称是,渐渐放弃了自己按旧风俗办的想法,“现在政府在倡导移风易俗新风,我这个妇女主任可得作好表率。”

最终,在村红白理事会组织下,男方和女方结为亲家。订婚仪式当天,热热闹闹的两家人欢聚一堂,懂事的两位年青人一句“妈,我们会好好孝顺您!”让郑美花激动不已,眼里盛满泪花。

在奇韬镇,婚事新办党员带头、群众响应,像类似这样的好消息频频传出。 西韬村的老村主任老吴,膝下一儿一女,前些日子嫁女,他也响应移风易俗号召,主动将聘金降为18万元,并表示一旦女儿买房,将聘金赠给女儿作为购房款,帮助孩子渡难关。他说,“现在生活好了,不愁吃不愁穿,只要孩子过得好,这比什么都重要。”

这只是该县开展移风易俗,推行婚事新办的一个缩影。据了解,此前,该县部分乡镇婚女嫁娶聘金高昂,有的甚至达到50余万元,成为远近闻名的“黄金新娘”,“结不起婚”成了当地流传的口头禅,给不少家庭的造成严重负担。如今,聘金不高于20万元成了当地百姓“共识”,“结不起婚”的年代渐行渐远。

民有所呼,政有所应。该县结合实际开展“红白喜事大操办”专项整治,革除陋习歪风,倡导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喜庆事宜不办。针对高额聘金问题,该县纪委牵头,联合多个部门,建立“1+N”联动机制合力共治。同时,从党员干部“关键少数”抓起,建立 “三书两会一约一卡”(倡议书、“六不准”承诺书、婚事从简承诺书、红白理事会、村民议事会、村规民约、提醒卡)等制度,有效发挥红白理事会和村规民约作用,有效扭转了婚丧陋习,文明新风气新风尚逐渐深入人心,成为百姓拥护拍手称赞的“红利”。(大田县纪委林凤都  陈起仁)